位置主页 > 新闻文化 >夏普社长戴正吴 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夏普社长戴正吴 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作者 时间:2020-10-18 阅读次数:315
夏普社长戴正吴 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文:姚巧梅

2017年5月26日,才结束在大阪总公司(堺工厂内)举行的「中期经营计画」记者会,夏普社长戴正吴马不停蹄,翌日就出现在台湾三创生活园区。他在视察夏普的展示产品时,与台湾记者不期而遇,透露了一则劲爆消息。他坦承夏普重返东京证券一部的文件,将于6月底送出,并希望明年3月获准。

戴桑的愿望如果成真,则不仅实现去年10月对外公开的诺言,夏普也将成为日本证交史上首次仅1年5个月就成功重返的企业。日本迄今仅一家信用卡公司Orient Corporation成功返回。但即使在瑞穗银行等资助下,仍费时3年5个月(2007年8月~2011年3月)。

犹如从蚁狮地狱爬起

如夏普般因债务超过资产而遭降格的日本企业,十数年来有十一家,多因在2007年和2009年受美国次贷和雷曼风波殃及。目前,除了仍留在二部的电脑周边机器製造商 Pixela Corporation和富士通伞下的电池商FDK两家,其他八家包括风光一时的岛田理化工业在内,全遭灭顶,永远无法再上市。

「企业要从东证二部重返一部,有如陷入蚁狮所做的陷阱后爬起困难,」日本分析师上杉光曾如此形容。蚁狮地狱是一种形容语,意谓一旦坠落命必不保。蚁狮是蚁蛉的幼虫,会在沙地做出漏斗状陷阱。一旦蚂蚁或木蝨之类的昆虫掉进,存活机会几近零。

而归返东证一部的条件包括釐清实价总额、股东人数和流通股票比例等,夏普还必须通过6月20日股东大会这一关。为支持夏普重返,盛传鸿海可能在年内释出夏普1%股票,动作频仍。

「夏普是要继续经营100年的企业,」戴正吴重複说了两次(5月26日的大阪记者会),并公布2016年度的纯益为590亿日圆(4年来首度获利)。试图以亮丽的成绩为重返东证一部铺路,当晚还设宴款待分析师们。

戴正吴衔命冲刺,义不容辞。向有成本先生之称的他,行事俭省,对夏普三申五令:减薪、削出差费、退租办公大楼等。 令人连想日本帐房武士猪山直之(1812~1878年,『武士的家计簿』一书的主角)因勤俭持家苦尽甘来的故事。猪山靠一只算盘和记账本锱铢必较度日,最后不仅偿还上一代积欠的债务,也守护了家族和名声。

另一方面,报喜不报忧固然是一种策略,但毕竟有光必有影。夏普在2016年8月1日被勒令降至二部,终结上市一部的60年历史。主因是2016年4月纳入鸿海伞下40天后,因2016年3月期的债务超过资产而被判定牴触一部的基準所致。

儘管戴桑公布的财报数字光明,期中经营计划内容也气势磅礴(包括四大事业:智慧家庭、智慧商务解决方案、尖端显示器系统、物联网电子设备;两大战略推进室:AIOT和8K绿能系统战略推进室),并喊出「用IOT改造世界」的响亮口号。但仍有日本分析师与日本媒体提出质疑。

5月26日的记者会上,大阪日本经济新闻记者中村元提及夏普裁员和人才流失的问题。据说戴桑当场好似不太高兴(夏普正在复兴路上,日本记者却哪壶不该提哪壶)。事后,中村元向当日出席的中山藤一(智慧商务解决方案集团负责人)语带委屈地表示:「我是準备了资料来的。」

戴社长没有回应的问题

像中村元这种对发表的财报背景持保留态度的记者,还是有一些。例如,产经新闻记者石川有纪和东洋经济週刊田嶌奈奈美(音译)。石川曾在去年6月夏普股东大会上透露,日本人不太信任反覆无常的郭董,这次又当场询问戴桑会否遵守就职时允诺「两年后退场」,当实戴桑有意闪躲问题,只笑答「正在培养人才,今天陪同出席的同事们都有可能接棒⋯⋯」。田嶌奈奈美还在2016年11月2日以「夏普时隔两年的上期黑字财报,是真的吗?」为题,写了篇分析文章,点出部分难题。

例如,夏普与经销商、供应商之间的合约,是否不平等?业界动荡多变,液晶事业的前景是否难卜?信赏必罚的人事制度,员工是否已完全调适?研究开发必与赚钱结合的理念能否被实践?对2017年3月以后退休金削减3成一事,感到不满的员工也有。另外,鸿海曾表示入主两年后,将循序让日本人当家⋯⋯,但5月26日又宣布王建二(尖端显示器系统集团负责人)和刘扬伟(物联网电子设备集团总负责人)被委派担任新任务,被日媒形容「鸿海流」的经营态势反而加强。

儘管刘扬伟和王建二两人在当天记者会上,以流畅的英文轮流上场发表,但在场约120名的日本记者和分析师心里想什幺,没人知道。记者会结束后,戴桑简单地回答几个问题后离去。留下来的记者们继续围拢在两名干部长谷川祥典(智慧家庭集团负责人)和中山藤一身边提问约20分钟。只见两名日籍干部表情柔和而日本记者畅所欲言,一种交融轻鬆的氛围四散。

戴桑已初步带领夏普爬出地狱,但距离与日本人身心交融的成功治理,感觉仍有一段路要走。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