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友情精选 >马化腾求借钱 友人:可以不还,不过我不要你的股票

马化腾求借钱 友人:可以不还,不过我不要你的股票

作者 时间:2020-02-01 阅读次数:765
马化腾求借钱 友人:可以不还,不过我不要你的股票

资金不足,四处寻找买主

在1999年,类似授权东利行这样让人高兴的事情并不太多,相反地,马化腾被一桩又一桩的烦心事所困扰。

就在参加高交会的10月份,腾讯公司突然收到一封厚厚的、来自美国的信件,打开一看,居然是美国线上的英文律师函,它已向美国的地方法庭状告OICQ侵犯了ICQ的智慧财产权,要求腾讯停止使用OICQ.com和OICQ.net功能变数名称,并将之归还给美国线上。拿到这份律师函,马化腾当夜把其他四位创始人召集在一起商量对策,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应对。

读过法律专业的陈一丹对大家说:「我们根本没有钱去打这个官司,即便去打了,也是凶多吉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只好随它去了。」他们还商定,这个消息必须保密。

到11月,马化腾正焦头烂额地坐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张志东和陈一丹同时走了进来。他们坐在他的对面,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在距离发布之日仅仅9个月之后,OICQ的注册用户就已经超过100万,开始要放七位数的用户号了,CICQ、PICQ和网际精灵都被远远地甩在后面。坏消息是,腾讯公司的帐上只剩下1万元现金了。

在开源无望的情况下,此时的马化腾只有两件事可做:一是增资减薪,二是把腾讯卖掉。

股东们一致同意把股本从50万元增加到100万元,几位创始人工作没几年,自身并没有很多储蓄,但都咬牙再次投入了。5个人的月薪也拦腰减半,在过去的一年里,马化腾和张志东每月领薪5000元,其他3人为2500元,现在分别减少到2500元和1250元,这在当时的深圳,只够填饱肚子。

比起增资减薪,把公司卖掉,也许是一个更痛快的办法。马化腾的开价是300万元,他与曾李青开始四处寻找愿意出钱的人。日后,马化腾等人都不太愿意谈及这一段十分不堪的经历,不过,从不少人的回忆中还是可以看出当时的窘迫。据初步统计,起码有6家公司拒绝购买腾讯公司的股份。

马化腾寻求的第一批投资人中,包括了腾讯公司的房东——深圳赛格集团。时任赛格电子副总经理的靳海涛回忆说:「马化腾找了我们好几次,那个时候也没有投,没有投的原因是什幺呢?这玩意看不明白。当年如果投了,起码增值几千倍,那就非常开心。」曾李青则找到了自己的老东家——广东电信,曾在广东电信旗下的21CN事业部担任高阶经理一职的丁志峰,向《沸腾十五年》的作者林军回忆过一件事:当时,腾讯向21CN提出收购的申请,前来洽谈的就是马化腾和曾李青。「当两个人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把曾李青误认为马化腾,这很显然是因为曾李青的派头更足。即便是在讨论过程中,曾李青也比马化腾更具攻击性,更像是拿主意的人。」在靳海涛或丁志峰看来,OICQ也许是一个看上去增长很快的项目,「然而,全世界没有一个人知道它怎幺赚钱」。

除了深圳当地的企业之外,马化腾还跑到北京和广州,先后找了4家公司谈判购买腾讯的事宜。

张志浩后来担任过腾讯北京公司总经理,当时他在华北地区最大的寻呼企业——中北寻呼集团工作。中北向腾讯採购了一套网路寻呼系统,马化腾亲自以工程师的身分到北京总部调试设备。在机房里,马化腾顺便教张志浩怎样使用OICQ,学习电脑应用出身的张志浩直觉地感到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也是中北寻呼集团转型的好方向。他向集团高层推荐OICQ,并怂恿他们把腾讯买下来。「可是,他们觉得我讲了一个并不太好笑的笑话。」

几乎所有接待过马化腾或曾李青的企业都表示「不理解腾讯技术和无形资产的价值」,有的则提出只能按腾讯「有多少台电脑、多少个桌椅板凳来买」,对公司的估值,最多的出到了60万元。马化腾后来沮丧地说:「谈判卖腾讯的时候,我心情非常複杂和沮丧,一连谈了4家,都没有达到我们预计的底线。」当现金几乎断绝的时候,几位创始人都不得不厚着脸皮四处找朋友们借钱,深圳城里稍稍认识的人都被他们借了一轮。至少有两位有钱的朋友分别借给腾讯20万元和50万元。马化腾向他们提出,能否用腾讯的股票来还债,他们都婉转地表示了拒绝。有一位甚至慷慨地说:「你真的没钱了,不还也可以,不过我不要你的股票。」

陈一丹还找了银行问贷款的可行性,银行问有什幺可以抵押的固定财产,然而看了看几台折旧的伺服器,贷款之路只能是「杯水车薪」。

在出售公司无门之后,曾李青向马化腾提议,换一批人谈谈。

「我们之前找的都是资讯产业里的企业和人,他们其实都看不见未来。现在要去找一些更疯狂的人,他们要的不是一家现在就赚钱的公司,而是未来能赚大钱的公司,他们不从眼前的利润中获取利益,而是通过上市或再出售,在资本市场上去套利。他们管这个叫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

这是马化腾团队第一次听到「风险投资」这个名词。

本文节录自:《腾讯传:中国互联网公司进化论》一书,吴晓波着,天下文化出版。

图片来源:unsplash Ravi Pinisetti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造句